P2P清退大局已定:出借人的钱还能回来吗?

汇财网 4601 0

2020开年以来,新冠肺炎疫情来势汹汹,多个行业受到冲击,本就处于整顿风暴中的网贷业更不例外,并随之进入了加速清退的快车道。


在此背景下,有P2P平台开启赤裸收割,“老赖”也趁机浑水摸鱼,因此,P2P出借人能否顺利“下车”则备受关注。


P2P清退大局已定:出借人的钱还能回来吗? P2P 第1张
P2P清退倒计时
 



疫情肆虐下,无数人的生活被按下了暂停键,不少公司没有撑过疫情转折而倒闭,员工失业。然而,对不少P2P出借人来说,还有比这场疫情更让他们痛苦的事情——所投的网贷平台突然不回款了,钱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拿回来?


“没有一点点心理准备,我投资的平台年后第一天就突然宣布清退了,现在所有的血汗钱都被平台冻结,兑付方案迟迟未公布,一分钱都提不出来。”王敏表示,他原本还指望着这笔钱年后到期,拿出来给小孩子交学费,而他现在不仅学费没着落,每月的生活固定支出最低6000多,还没算上家里的煤气电线伙食等开支。


“哎,这日子太煎熬了,现在也不敢告诉家里人,不知道自己一个人能扛多久……”王敏说道。


王敏目前的境遇,是一部分出借人在P2P行业清退大潮中的真实缩影。


其实早在上个月举办的媒体通气会上,银保监会普惠金融部主任李均锋就表示,新冠肺炎疫情不会改变P2P专项整治方向,“P2P以‘退’的方向为主,整个专项整治政策没有改变。”


从P2P的借款端来看,借款用户以小型商户和个人为主,疫情笼罩,P2P目前除了部分借款企业经营困难,借款个人的还款能力与还款意愿也在显著下降,此外,贷后催收环节在疫情的冲击下也受到影响,这都导致行业底层资产质量下降。


多位网贷人士在接受消金社采访时表示,受疫情影响,许多平台逾期大幅攀升,有平台逾期情况甚至较同期高出三四倍。


无疑,此次疫情就像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,而P2P行业本身也早已摇摇欲坠。


“即使没有疫情冲击,在清退政策的引导下,网贷平台都终将会走到这一步。”资深投资分析师高伟曾对媒体表示。


消金社注意到,目前,全国已有13个省份宣布取缔辖内全部P2P平台,仅仅今年3月份以来,就有内蒙古、陕西、吉林、黑龙江4个省级行政区接连发布取缔公告,网贷行业清退步伐进一步加快。


对此,多数P2P出借人表示,面对P2P的大势已去,只求能够“顺利下车”。七成以上的受访者认为,“经历过‘暴雷潮’和‘清退潮’之后,对待P2P趋于理性,与收益相比,更看重本金。”


而不论是在营或是清退的P2P平台,出借人发现,在P2P这辆正在驶向行业终点的列车上,想要顺利下车收回全部本金或许一点也不容易。


P2P清退大局已定:出借人的钱还能回来吗? P2P 第2张
清退乱象
 



面对艰难的行业大环境,那些暂未清退或转型,仍在苦苦支撑的P2P平台日子自然不好过。


一家总部位于北京的上市P2P平台,于去年11月中旬发布公告,表示因第三方支付暂停合作,导致部分回款延期,预计影响时间一个月左右。


有出借人反映,自从公告发布之后,至今已过去四个多月,平台所投到期项目的回款便一直不正常,线上回款速度极慢。


消金社了解到,虽回款并不顺利,但平台并未立即强化催收。据一位内部员工透露,该平台在2019年底对催收部门进行了大的调整,团队缩编,不少员工遭裁撤。而开年以来的疫情,因各地的封村封路及隔离措施,导致催收团队人员不齐,无疑进一步增加了催收工作的难度。


近期,该平台上线了债权兑换商城,平台负责人表示,“推出商城是为部分出借人提供快速退出渠道,且商城全部商品均按照正常市场价格或略低于市场价销售。”


消金社查阅后发现,目前商城里上架的商品多为酒水、电器等日常消费品,除个别需抢购商品价格合适外,商城商品价格普遍偏高,绝大部分为正常价格的数倍。其中有部分商城上标价2000元的商品,在其它渠道只要300元,商品真实价格约为商城价格的1~2折。

 

P2P清退大局已定:出借人的钱还能回来吗? P2P 第3张

P2P清退大局已定:出借人的钱还能回来吗? P2P 第4张

 商城价格与其它渠道真实价格对比


按照平台的兑换方案,一元的债权可换一个积分,积分购买商品成功后即为同意放弃原账户相关债权及权益,且兑换操作不可逆。


“最近平台客服频繁致电出借人,引导债权转积分,我也收到了电话。”一位出借人告诉消金社,“客服劝导我,说疫情导致P2P行业不好,现在真正的需求应该是把自己的损失降到最低,反正日常用品也是花,买了就买了。”


一位P2P行业资深人士向消金社表示,虽P2P平台推出债权转让商城比较常见,但只要是在商品价格上大做文章的,就是毫无诚意的赤裸裸收割。


消金社在平台官方客服群里了解到,除少数出借人选择了兑换积分购物,自认损失下车,大多数平台出借人表示,“平台这是真把我们当‘韭菜’了,希望能尽快出清退方案,开始兑付。”


而受疫情影响,除了在营的P2P平台艰难硬撑,已选择良性清退的平台也出现了延迟兑付。


2019年7月,P2P平台滚雪球宣布良性退出,按照当时平台和出借人一致同意的兑付方案,出借人投资本金会按照不同比例分12期,于2020年12月31日前全部兑付完毕。


但这个涉及3000余人、总金额2.4亿元的兑付方案在执行了一个月后,便不再按计划兑付。平台回应称“受大环境持续恶化影响,对应借款方和担保方未能足额回款,故当前只能按照兑付计划的2%比例兑付,后续会根据催收情况再安排补兑工作。”


出借人李杨向消金社反映,他投资了数万元本金,按照原有兑付方案,实际应每期收到4000元,但最近一次回款还不足百元。“受疫情影响,我们预估到平台原有的兑付比例和金额会受影响,也表示理解,但金额相差这么大,这确实是没想到的。”


由于滚雪球无法按照方案兑现,李杨表示,他已联合一部分出借人联合向深圳市南山区金融办举报,而目前金融办已经介入调查。


一家大型平台的清退负责人谢晓勇告诉消金社,疫情对平台回款影响很大,在他们平台良性退出的14个月中,平台2月相关回款进入低谷期。


“平台2月回款总额2300万,总额环比上月降低了约四成,这也将对他们原定的三年兑付计划造成较大影响。”谢晓勇说道。


此外,消金社发现,P2P平台出借人不仅要面对债权转让商城的“坑”,忍受延期的兑付期限,还需要注意提防某些平台的蓄意收割。


早在今年春节前,就有自称是P2P银谷在线客户管理服务部员工透露,公司高层已准备好了相应的收割方案:先打击出借人的心理预期,把出借人耐心磨掉再趁机低价收割。


P2P清退大局已定:出借人的钱还能回来吗? P2P 第5张

自称是P2P银谷在线员工与出借人聊天记录


“大家不要再有任何幻想了,抓紧时间立案就对了!”有出借人呼吁。


但与此同时,消金社发现,即便平台立案,负责人被判决入狱,出借人要回回款也并不容易。


“回顾历年被立案调查的P2P平台,未立案之前多少还能分期兑付一些资金。立案之后,大部分平台回款则是遥遥无期。”有业内人士表示。


以轰动一时的“e租宝”案为例,平台自2015年12月被立案,到2020年初,受损集资参与人涉案资金最终得到返还,目前有出借人反映其收到的这笔退款金约为出借额的35%。


此外,还有不少出借人表示,自己所投平台暴雷立案后,一直无兑付、无回款,甚至长达2年时间一点消息都没有。


2019年7月31日,曾经的美股上市“中国车贷第一股”点牛金融”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立案侦查。3月24日,上海公安局浦东分局对外通报了案件进展情况,根据通报,警方已对外逃的点牛金融实际控制人发布红色通报,并查封、冻结相关资产,而最终清退将由法院依法执行。


由此来看,出借人想要拿回资金还需一点时间。


P2P清退大局已定:出借人的钱还能回来吗? P2P 第6张
老赖“浑水摸鱼”
 



疫情之下,出借人要想顺利下车,除了要面对“奸商”,谨防平台在清退过程中的各种收割行为,还需要提防一部分“老赖”的“浑水摸鱼”和乱中取利。


消金社注意到,目前已有部分“老赖”群体有组织的攻击平台。


近日,爱钱进、钱站的母公司凡普金科集团注销旗下某控股子公司工商信息,微博大号“网贷维权接待员”获此消息后,便连发微博声称凡普金科出事了,要准备清退,并组织投票活动,有意识地引导平台借款人不再还钱,并加大对平台催收的起诉力度。


P2P清退大局已定:出借人的钱还能回来吗? P2P 第7张

图片来自新浪微博


不仅如此,“老赖”群体的套路也是一个接一个,他们甚至还喊出了“网贷上岸除掉钱站”的口号,怂恿借款人将催收电话呼叫转移给爱钱进工作人员,妄图影响平台正常办公。此外,还造谣平台人去楼空,鼓励有还款能力和还款意愿的借款人不还钱,并忽悠小白出借人去投诉闹事。

 

P2P清退大局已定:出借人的钱还能回来吗? P2P 第8张

图片来自新浪微博


而遭遇这一情况的平台不止爱钱进一家。消金社看到,有网友在多个网络平台上发布消息称“积木盒子2月5号宣布转型后不回款”,“成立出借人委员会不公开不透明非必要”,呼吁出借人不要确权(债权申报)。


3月20日,近百位出借人将积木盒子CEO谢群堵在办公室,要求其签下手写协议,承诺在3月31日前出台正式的兑付方案。现场视频中出现推搡的画面,积木盒子被指控“雇佣打手打伤老人。”


值得注意的是,一位积木盒子出借人向自媒体“新金融深度”透露,上述行动实则是有组织、有预谋的。“老人、孩子、孕妇”也是该团伙的策划下让其上场的。这个维权群中,这类以“闹”维权的活动被称为“旅行”,而下一步,这个维权团伙盯上了微贷网。


该维权群的群主称,这些平台出借人中“肯定也有头脑简单的”,实在没有人,可以安排几个去现场一起闹。

 

P2P清退大局已定:出借人的钱还能回来吗? P2P 第9张

P2P“维权群”聊天记录


“一部分借款人明知道部分网贷平台的利息不合规,属于高利贷、套路贷,但是却依然使用,很多人都在以贷养贷,导致最后还不起或者说直接不想还。”业内人士表示在,扫黑除恶的大背景下,老赖抓住政策“漏洞”,有组织地出击,加上疫情影响,已经让整个借贷的催收工作难上加难。


一位P2P平台CEO不禁感叹目前身处网贷行业的“水深火热”,“催收紧一点,往前一步叫黑恶势力,退后一步回款不力,等着的结局将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。”


针对行业的种种乱象,消金社注意到,监管部门加大了对P2P网贷恶意逃废债群体的打击和惩戒力度,对平台的清收回款也给予了大力支持。 


2019年9月,监管下发《关于加强P2P网贷领域征信体系建设的通知》,要求在营P2P网贷机构接入征信系统。


据消金社不完全统计,截至目前,已有超过20家P2P平台正式接入或正在对接央行征信系统,其中有12家正式接入央行征信,还有近10家正在对接中。


据了解,在对接征信机构后,有P2P的逾期数据出现明显下降,很多逾期的借款人也开始主动联系平台还款。“这个政策能让P2P的坏账至少减少30%,提高催收效率,一定程度上能够解当前P2P平台坏账的燃眉之急。”有业内专家如此判断。


除了接入征信手段的外部手段外,有P2P平台也在采取多种手段,不遗余力开展催收工作。


自去年年底四川宣布取缔全部P2P后,专注于教育培训行业的P2P平台鸿学金信从2019年9月1日起停止发标实际上就已进入到清退阶段,目前正在根据监管部门的要求加速清退。3月26日,平台在微信公众号上发布了一批拟起诉名单及失联借款人名单。


鸿学金信负责人告诉消金社,平台除常规催收方式(包含但不限于短信、电话、QQ、微信、失联查找)以外,还采用了法律手段,启动批量诉讼。“有部分借款人是因为与培训机构可能还有一些纠纷导致还款意愿低,其实整体来看,我们的逾期及坏账占比比较少,一直稳定在2%上下。”

 

P2P清退大局已定:出借人的钱还能回来吗? P2P 第10张


鸿学金信法律诉讼判决公告


鸿学金信负责人表示,从法律诉讼的效果来看,目前比较明显。“只要走诉讼,80%以上的逾期借款人就会还款,毕竟培训费的单笔借款金额不算大,借款人也主要是上进青年,而且受此次疫情影响也不大。那些本金都难以向出借人兑付的平台,本质上还是借款端资产的质量存在问题。”


大梦惊觉,P2P清退大局已定,正在清退的P2P平台,需依据监管要求坚守原则底线,认真开展清退兑付工作,若还想着趁机收割,无疑将站在出借人的对立面。对于仍在运营的平台来说,不管接下来是清退、转型助贷还是小贷公司,前提都要做好存量网贷业务的处理。


而随着对恶意逃废债的打击力度进一步加大,现在猖獗一时的“老赖”们接下来将寸步难行,而P2P出借人的权益也无疑会更有保障,平台的下一步也将走得更加顺利。


注:文中部分受访者为化名。

发表评论 (已有0条评论)

还木有评论哦,快来抢沙发吧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