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150001到期)分级基金还能玩吗?

汇财网 38 0

击鼓传花的游戏,从来都不缺乏参与者,中弘退(000979.SZ)如是,分级基金亦如是。

按照监管层的既定安排,资产规模不足3亿元的分级基金,要在2019年6月30日之前完成转型;3亿元以上的,转型期可延至“资管新规”过渡期结束,即2020年年底。

这意味着,基于2019年第一季度报告,在126只分级基金中,至少有70只应在6月30日之前完成转型。

同时意味着,在二级市场上交易的121只分级B中,有67只将在6月30日前谢幕,但这并不能阻挡投资者的末日狂欢。

根据Wind资讯,无论是在场内份额规模还是交易活跃度等方面,分级B近期表现出异乎寻常的活力,这种活力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市场需求,同时赋予投资者的末日狂欢以某种悲情色彩。

末日狂欢

所谓分级基金,按照证监会的定义,是指通过事先约定的风险收益分配,将母基金份额分为风险收益不同的子份额,并可将其中部分或全部份额上市交易的结构化证券投资基金。

其中,分级基金基础份额也称母基金份额,预期风险收益较低的子份额称稳健份额(即“分级A”),预期风险收益较高的子份额称积极份额(即“分级B”)。母基金、分级A及分级B数量一致,即母基金有几只,分级A及分级B也分别有几只。

根据Wind资讯,截至6月25日,分级基金共有126只,资产净值合计1133.38亿元(截至一季度末),较年初增加209.54亿元,增长幅度为22.68%。

若按投资类型分类,则在该126只基金中,偏股型基金有116只(含被动指数型基金109只,增强指数型基金1只,QDII被动指数型基金2只,普通股票型基金2只,偏股混合型基金2只),偏债型基金10只(含中长期纯债型基金4只,混合债券型基金4只,被动指数型及增强指数型债券基金各1只)。

若按是否上市交易分类,则在该126只基金中,有121只可在二级市场上交易,其余5只未上市(含4只中长期纯债型基金及1只混合债券型基金)。

若按拆分比例分类,则在126只分级基金中,A、B份额之比为50:50的有107只,40:60的有8只,70:30的有9只(皆为偏债型基金),20:80及80:20的各1只。

在126只分级A中,约定收益的有124只(其中118只为永续型约定收益,6只为有期限约定收益),非约定收益的只有2只。

在124只约定收益分级A中,有120只其约定年收益率是以同期银行一年期定期存款利率为基准,再加上一定的利差,其中利差在3-4个百分点的有101只,占比81.45%,其余有的利差低于3个百分点,有的则在4.5-5个百分点。

不过,相对于分级A,分级B更引人关注,因其自带杠杆,在上涨行情中,分级B往往能成倍放大收益率,而在调整行情中,则加倍放大亏损。

根据Wind资讯,在126只分级B中,2019年以来(截至6月25日)的收益率超过100%的有9只,超过50%的有59只,超过30%的有99只;同期母基金收益率超过50%的有4只,超过30%的有23只,其中又以指数基金招商中证白酒(161725.OF)的收益率最高,母基金及激进份额招商中证白酒B(150270.OF)的收益率分别为68.05%和162.98%,同期上证综指、深证成指、创业板指、中小板指、沪深300及上证50的涨幅分别为19.57%、25.94%、19.83%、19.25%、26.26%及26.91%。

对于可上市交易的121只分级B来说,除了收益被杠杆放大带来的刺激,还有交易带来的快感。谢幕之前的演出,气氛尤为热烈。

Wind资讯显示,截至6月25日,2019年以来,区间换手率超过500%的分级B有26只,超过800%的有12只,超过1000%的有9只。若以区间日均换手率为参照指标,则2019年以来有7只超过10%,2018年则仅有1只,2017年则一只都没有。

在交易价格相对于基金净值的溢价率方面,截至6月25日,溢价率超过30%的有10只,超过50%的有6只,还有2只超过100%。而在一季度末,溢价率超过30%、50%及100%的分别只有4只、2只和2只;2018年分别有15只、5只和2只,2017年分别有1只、1只和1只。

上述数据说明,在2017年、2018年、2019年一季度末,以及6月25日等4个时点上,随着谢幕的时间日趋临近,二级市场上的投资者对分级B的交易兴趣似乎越来越高。

兴与衰

公开资料显示,国内出现的第一只分级基金是国投瑞银瑞福分级(121099.OF),该基金成立于2007年7月,存续期为5年。期满后,经证监会批准,该基金转型为国投瑞银瑞福深证100指数分级(150001.OF)。2015年8月,该基金3年运作期届满后,转型为上市开放型基金(LOF),基金名称变为国投瑞银深证100指数基金(LOF),简称“深证100(161227.OF)”。

不过,尽管第一只分级基金早已出现,但是,直至2014年7月牛市行情开启,这种产品类型才真正得以兴起。

数据显示,2014年7月21日,上市交易的分级B(仅限被动指数型)只有43只,至次年6月12日已增加到88只,合计场内份额则由204亿份增至1501亿份。分级B也由此取代股票型ETF,成为最受欢迎的场内交易基金。

在该轮牛市中,分级B曾迅速展现出赚钱效应。例如,自2014年7月21日至当年年底,在短短5个月中,申万证券B(150172.OF)的收益率达到323.40%,鹏华证保B(150178.OF)的收益率也达到323.10%。同期申万证券B(150172.SZ)及鹏华证保B(150178.SZ)在二级市场上的涨幅则分别达到489.08%和410.95%。

随后,当市场陷入深幅调整,分级B又迅速展现出其残酷的一面。自2015年6月12日至同年9月30日,在不到4个月的时间里,申万证券B(150172.OF)及鹏华证保B(150178.OF)的收益率分别为-92.50%和-92.33%,其在二级市场上的跌幅则分别为75.76%和71.32%。

在某种程度上,正是鉴于分级B表现出的投资风险,上交所与深交所在2016年11月分别发布了《分级基金业务管理指引》(下称“《指引》”),其目的是“引导投资者理性参与分级基金交易及相关业务”,“保障分级基金业务平稳运作”,核心是对投资者进行适当性管理。

根据相关规定,投资者若要申请开通分级基金相关权限,“申请权限开通前20个交易日其名下日均证券类资产不低于人民币30万元”,该《指引》自2017年5月1日起施行。

然而,半年后,政策发生变化。

2017年11月,为规范资管行业存在的多层嵌套、杠杆不清、套利严重、投机频繁等问题,中国人民银行、银监会、证监会、保监会及外汇局联合发布《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(征求意见稿)》,其中内容之一,即是终结分级基金。

次年4月,《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》(又称“资管新规”)正式发布,其第二十一条明确规定:“公募产品和开放式私募产品不得进行份额分级。”同时又按照“新老划断”原则设置过渡期,“过渡期为本意见发布之日起至2020年年底”,并要求金融机构制定过渡期内的资产管理业务整改计划,明确时间进度安排。

其后,关于分级基金的命运,监管部门做出的安排是,规定资产规模不足3亿元的分级基金要在2019年6月30日之前完成转型,3亿元以上的转型期可延至“资管新规”过渡期结束,即2020年年底。

谁在玩?

从数据上看,上述《指引》及“资管新规”发布之后,分级基金的资管规模确有萎缩。

根据Wind资讯,2017年年初,126只分级基金的份额规模合计2261亿份,至2017年年底缩减至1449亿份,至2018年年底缩减至1122亿份,至2019年一季度末已缩减至1089亿份。不过,进入二季度之后,份额规模有所增长,截至6月25日为1109亿份。

在这个过程中,持有人结构也发生了一些变化。就分级B而言,2017年年初,个人投资者所持份额比例超过80%的有99只,年底增至110只,2018年年底增至114只。在户均持有份额方面,总体上呈现缩减态势,但有所增长的亦不在少数。数据显示,在124只上市交易的分级B中,2017年年底较年初有所增长的有20只,2018年年底较年初有所增长的则有42只。

这意味着,尽管谢幕时间正在迫近,在一级市场上,分级B的份额日益集中在高净值个人投资者(日均证券资产超过30万元)手中。

  • 站长公众号
  • 汇财定投
  • weinxin

发表评论 (已有0条评论)

还木有评论哦,快来抢沙发吧~